女:结婚那么久,你还在想你原先的女朋友?

男: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▣▤▥云。

女:那为╢什么当年还和我结婚?

男:梦里不εїз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⿷。

〆女:太过分了吧。我们好◤歹是夫妻。 ∣

男: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▒自飞。 ⊙

女:那我们这段婚姻,你怎么看?

男:醒来几┌向楚巾看,梦觉尚心寒! ‖|

女:有那么惨吗?你不是说对我的第一印象...≌...

男:美女如花满春殿,♀身边惟有鹧鸪飞。

女:不是这╜么∷说的吧?难道,你竟然..л┄┅...々. ↁ

男í:昔日龌龊不足ↂ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

の女:一直以来朋友写信∟告诉我,′我‖都不相信б,没想到竟是真的!〤

男:纸上得来⿻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 Ⅰ

女:你原先的理想都∏到哪儿去┝了?

男:且把浮名,换了斟┐低唱。

女:(泪眼朦胧)┑你,你〡不是答应一片冰心的吗▁▂▃▄?

男:不忍见此物,焚之已成灰。

女:你就不怕щ亲朋⊥┖۩..耻笑,‰后世∴唾骂? ◑↔↕▪

男:宁可Γ抱香枝℃头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。

女а:我要不同意分Й手呢Е?Ⅲ

男:分手尚且为兄弟,何必非做骨肉亲。

女:好,够◣绝!